- pc蛋蛋群:站长推荐微信【接待11177416】(大额无忧,安全放心)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短文 > 生活常识 >

郭台铭和工业富联家底真相

时间:2018-05-26 02:29 点击:
5月24日,“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”(以下简称“工业富联”)进行线上申购。IPO后,工业富联总股本达197亿,发行价对应的市值为2712亿。不出意外的话,

又一个“独角兽”来了!

2018年5月24日,“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”(以下简称“工业富联”)进行线上申购。IPO后,工业富联总股本达197亿,发行价对应的市值为2712亿。不出意外的话,首日将“顶格”上涨44%,市值轻松达到3900亿元。

不过,这是一场投资者盛宴,还是一段可能充满劫数的未知旅程,投资者需谨慎判断。

“绿灯侠”的市值亮起“黄灯”

这是一次非典型IPO。

2018年2月1日,工业富联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《招股说明书》(申报稿)。工业富联招股说明书中《募集资金用途》一节,披露了8大方向的20个投资项目,总金额高达272.53亿。

郭台铭和工业富联家底真相

3月8日,工业富联“过会”,A股上市流程只走了36天。

5月22日晚,工业富联(601138.SH)发布了最终版《招股说明书》,每股发行价被定为13.77元,发行19.69亿股、募集资金271.2亿元。

工业富联享受“一路绿灯”待遇,但我们想提醒的是,在A股投资者“慷慨大度”的背景下,这一估值水平畸高。此次鸿海拿出35%的业务注入A股上市公司,市值比母公司还高40%!

按坊间的乐观论调:鉴于“稀缺性”可给予30倍PE,市值有望突破5000亿元,成为科技股的新龙头。但对于市值数千亿的大盘股,仅凭概念和投机炒作是不行的。

前车之鉴不可忘却。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(002558.SZ)曾让投资者兴奋不已,市值一度冲高到1500亿。但2018年5月23日市值仅为524亿元,缩水1000亿;分众传媒(002027.SZ)回归后,市值一度达到2000亿,目前已跌至1400亿左右;被广泛看高一线的顺丰控股(002352.SZ)市值问鼎过3000亿,王卫身家一度超过马化腾,但最新市值为2117亿,较最高点跌落40%;360回归后,市值于2018年2月28日冲到4400亿,而最新市值不到2400亿,三个月蒸发2000亿……

如果工业富联市值冲到5000亿、6000亿,下跌的空间比上面提到的几家大得多。“黄灯”闪烁,“韭菜”们要小心了!

苹果组装业未注入A股上市公司

对国人来讲,富士康因代工苹果手机而家喻户晓。其实富士康还给诺基亚等几乎所有世界大牌手机代工,还生产手机的“精密机构件”,还有从机顶盒到工业机器人的许多产品。2017年销售收入达1563亿美元(看清楚,是美元)。

听说工业富联要在A股上市,许多人马上想到“组装苹果”的富士康来了,甚至有个别媒体也这样说。投资者千万要注意此次在A股上市的工业富联不包括组装苹果手机的业务。

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精密在台湾证券交易所上市(代码2317),最新市值约520亿美元。代工苹果手机业务就在鸿海精密旗下。2017年,iPhone热销,鸿海市值曾冲至700亿美元一线。进入2018年,由于投资者对iPhone X出货量的担忧,鸿海市值跌掉四分之一。

为苹果代工名声大噪之后,鸿海为照顾老客户的感情,将其它品牌手机代工业务单独拿出来成立“富智康”并在香港上市,代码2038,最新市值115亿港元(折合人民币92亿)。

准备在A股IPO的业务被打包装入“工业富联”,2017年销售收入3545亿(折合554亿美元),占鸿海精密的35%。

郭台铭和工业富联家底真相

可以这样打个比喻,做组装非苹果手机业务的“大儿子”富智康到香港上市,做网络/电信设备及手机部件的“小儿子”要到A股“碰运气”,老爹手里攥着的是组装苹果手机业务。

富士康这类代工企业的净利润率只有几个百分点,盈亏只在一线之间,用海尔张瑞敏的话说“利益率比剃刀还薄”。这种情况下,公司估值应以市销率(PS)为主,市盈率(PE)为辅。因为营收意味着规模效益和市场地位,营收规模大议价能力强、生产成本低,获利空间相对大。

工业富联营收占鸿海精密的35%,假如市值达到5000亿,对应市销率为1.4倍。鸿海精密在台湾证券交易所的市值约合人民币3500亿。 假如在A股,鸿海精密市值可达1.43万亿,估值水平比台湾高300%!

兄弟公司富智康营收约为工业富联的五分之一,市值合人民币92亿。假如在A股,市值将超过1000亿,估值水平约为港交所的12倍!

A股估值水平如此之高,富士康却并没有把最“肥美”的业务拿到大陆资本市场,诚意略显不足。

郭台铭和工业富联家底真相

2018年1月末,日本媒体首先爆料富士康将拆部分业务到A股上市,并猜测苹果组装业务包含其中。苹果组装业务年营收超过700亿美元,操作工人达到百万级,而且经营场所也在大陆。日媒的猜测有一定的合理性。

目前的局面是,在台湾地区按A股四分之一的估值水平就能买到整个鸿海系业务,还包括苹果手机组装。郭台铭对台湾地区投资者“良心大大地好”。

鸿海不将苹果手机组装业务注入即将在A股上市的公司,估计还有“后手”。比如某年某月想注入了,让工业富联出个天价用股票加现金的从鸿海方式收购,“韭菜们”不定得多高兴。

可以预见,注入“苹果组装业务”将是郭台铭讨价还价的筹码,可以隔段时间就会“热议”一番。

工业富联是个“档案柜”

根据《招股说明书》工业富联核心业务分为三大块:

1、网络设备(网络交换机、路由器、机顶盒)、电信设备(基站、光传输设备)及网络电信设备机构件。主要生产企业17家。其中境内6家,坐落于上海、重庆、深圳、东莞、杭州、南宁。2017年网络设备、电信设备产量分别为2亿个和566.5万台。

2、智能手机高精密金属/高分子聚合物机构件。主要生产企业为9家,全部为境内法人,坐落于郑州、鹤壁、济源、太原、晋城、武汉、深圳、廊坊等地。2017年,机构件产量达5.5亿个。

3、云服务设备(服务器、数据中国设备)。主要生产企业有11家,其中3家为境内法人。2017年服务器、存储设备产量分别为1970万个和437.4万台,机构件产量91.7万个。

此外,富士康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业务也已初具规模,2017年产量为900万个和3500台。

截至2017年末,员工总数26.9万,其中生产制造20.3万,研发/工程4万,销售/行政2.6万。以上业务分散在60家独立运营的子公司中,母公司工业富联的利润通过分享子公司的净利润、投资收益、分红等形式获得。

总之,工业富联是一家控制型公司,篇幅所限本文不对60家子公司逐一点评,只抛砖引玉点出三个问题:

第一,资产重组时的收购价格缺乏透明度。比如国基电子净资产、净利润分别为240万和6670万,收购价为28.34亿,溢价上百倍、市盈率42.5倍;净资产仅为20万的国宙电子收购价2.3亿,市盈率超过26倍。

第二,负债率偏高且几乎全部是流动负债。比如CNT GS总资产近33亿美元,净资产只有6261万美元;河南裕展总资产9130万,净资只有160万。工业富联总体负债高达1204亿,99.97%流动负债。这种负债结构风险相当高。

郭台铭和工业富联家底真相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