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uot时期三个真实的爱情故事

时间:2019-05-05 21:50 点击:
三个故事记录了“非典”时期的三种爱情。SARS突如其来,把我们推到生命的边缘,不但在考察自己,同时也在考察别人。 活着,就要面对两件事情———怎么活和怎么爱。而SARS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思考,在隔离的状态下,在生命受到威胁的状态下,怎么对别人和自己

quot时期三个真实的爱情故事

三个故事记录了“非典”时期的三种爱情。SARS突如其来,把我们推到生命的边缘,不但在考察自己,同时也在考察别人。

活着,就要面对两件事情———怎么活和怎么爱。而SARS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思考,在隔离的状态下,在生命受到威胁的状态下,怎么对别人和自己的生命负责,怎么对爱负责。

这是在常态下不需要面对的,SARS其实是一个机会,它提醒我们生命的无常和脆弱,把我们推到生命的边缘,来考察自己,也考察别人。也许,每一个时代的人都要承受一种考验,每一个时代的人都要面对其实相同的爱情,而我们,只是碰到了SARS而已。

在此,我们记录下“非典”时期的三种爱情,请记住,不管危机如何典型,爱情永远是非典型的,爱与不爱,只有相爱的人知道。

故事一>>SARS无法阻挡爱情

“等灾难过去,我们再见面”

“我想到了死亡。如果真的离开爸爸妈妈,离开我生命中所有我珍爱的人,会是什么样子?不敢想,心很痛。人是多么的脆弱啊,小小的病菌就将我们的生活搅得一团乱。”进入隔离区的第一晚,上海交通大学四年级女生张娜娜在日记里写下了这些话语。莫名的恐惧,混乱的情绪。

所幸,经过了14天的隔离,娜娜的身体状况一切正常,不日就能恢复自由(5月1日),重新沐浴在春天的阳光下。娜娜说,在被隔离的日子里,让她能够坚强而勇敢的笑对生活的,除了父母的关爱外,就是男友无处不在的鼓励和安慰。她的男友,是一个和她同龄,生活在另一个城市的阳光男孩。

“被关进来,是因为4月初去了一趟广州,”9月,娜娜就要在中山大学开始研究生学业,这次去是为了报名参加9月的CPA(注册会计师)考试,为了熟悉环境,还在那里逗留了半个月。“当时,广州气氛平常,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。”回到上海后,娜娜立即搬入隔离区,开始成为需要“隔离观察的同学。”

学校很快为被隔离的同学配备了电脑,娜娜又可以和往常一样,经常去BBS上“灌水”,并在网上写起了《在D12的日子》,一篇记录隔离区生活的日记。学校提供一日三餐,还有个同班男生被一起关了进来。看看书,写写日记,有时候觉得是在度假。

毕竟生活法华校区12舍,目前上海交大专门隔离“危险”学生的地方,不能走出宿舍大楼,也不能和同学朋友近距离接触。娜娜虽然努力笑对一切,但致命病毒让人无法回避躺在角落里的阴影。每天为房间消毒的阿姨、嘘寒问暖的医生、每个被隔离的同学都拥有的体温计,看到这些,娜娜不免提醒自己,这里不是休假的地方。

幸亏有他在,吃饭时、起床时、看书时,在任何你可能产生不良情绪的时候,总会接到他的手机短信。有时是问候,有时是想念,更多的时候,是各种非典笑话,他说,我们要笑对非典。说起男友,这个开朗的女孩,在电话里就笑开了,让人猜想,她笑起来是不是会露出一对虎牙。

“每当感到孤单害怕的时候很想见到他,想念他那在阳光下开朗轻松的笑,但是为了对方的健康,我们绝对不能见面,等这场灾难过去时,我们再见面。”还有些孩子气的娜娜说到这,口气郑重。面对灾难,我们可以乐观,需要坚强,但面对灾难,谁也无法掉以轻心。

故事二>>SARS测试非常爱情

爱是对爱人的生命负责

“非典”是块试金石,在所有对于爱情有所期待的女性中,也许只有芳菲在这场突如其来的“非典”中找到真爱。

芳菲心中的恋人在北京,他们在婚姻和爱情中摇摆,不知何时是个尽头。

这是一个被人讲烂的老套故事,结局无非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或许再成无情人,当然,还有另一种可能:爱成为一次成长的过程,芳菲学会了如何保持生活的快乐。

本来,这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,痛苦或者甜蜜还要延续一段不确定的日子。忽然,非典来了,一切突然以泰坦尼克沉没一般的速度前进,而人物的命运也像沉船的瞬间一样被浓缩了。

事情似乎就凝聚在4月1日凌晨的一个电话,当时芳菲正对着电脑上的一条消息发愣:哥哥跳楼自杀。这是愚人节的搞笑节目吧?她好不容易忍住给他打电话的冲动:当芳菲看见手机上显示他的电话,心几乎停顿了。犹豫了半天,她才接听———“芳菲,你必须去医院,赶快,我得非典了。”

如果不是电话里同时传来的医生抢救病人的声音,她几乎以为这又是一个愚人节笑话,一切忽然在他粗重的呼吸中改变了:与生命相比,爱情太轻了,她几乎是凭着本能立刻就向医院赶去。然而,就在出门的一刹那,她停住了脚步:是谁,在照顾他?我应该去他那里吗?

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需要谁。她小心地拨通他的电话,问他,你需要我吗?他喘着气,回答却是清晰的:不用了,有人一直在照顾我,医生赶都赶不走。

如果说以前她从来没有感受到另一个女人,这时候却是再清晰不过了。她无计可施,对于未来也看不清,干脆呆在家里等,等疾病到来?等爱人离去?她还不知道。

黎明却在防疫部门的敲门声中来了,随同来的还有她的前男友———他没有向防疫部门隐瞒曾经与她接触,而防疫人员通过他找到了她。

他毫不犹豫地就抱起了她,就在这毫不设防的拥抱中,仿佛不再的爱清晰地回到她的心里:其实,爱就是对爱人的生命负责,与对生命的负责相比,所有的浪漫都太轻了。

后来,她被排除了疑似,而他也在恢复中。剩下的,是如何安排他们的后非典时光。

故事三>>SARS无法削弱爱情

德国丈夫说:我妻子在上海我家在上海

“白天,他坚持要单独呆着,他不断量体温,也要我量;而夜里他和我都没睡好,迷迷糊糊的,稍清醒就伸手去摸对方的额头,看烫不烫……”邱勤说道。丈夫STEPHEN发低烧的那两天,邱勤夫妇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。

STEPHEN来自德国,在上海一家德资企业任高级主管,同时也是一名高级工程师。自从结婚后,温柔体贴的邱勤就成了一名全职太太。在这SARS横行的时段里,STEPHEN的许多德国同伴纷纷选择回国,而STEPHEN留下没走。STEPHEN说:“我的妻子在上海,我的家在上海。”

由于同事的休假,更多的工作压在STEPHEN的肩上。3月下旬,公司在广东有一个工程项目,STEPHEN责无旁贷地承担了这个出差任务。4月上旬,工程暂告一个段落,STEPHEN回到上海。4月26日,意外发生了———STEPHEN的体温有所升高,连测2次,体温计上水银柱的位置都牢牢停在37.5摄氏度的位置上,而STEPHEN平时的基础体温一般为36.7左右。发低烧?在这个时候发低烧?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